三天两日看医生

王通 发表于 2019-07-04 13:02:14 | 打印


前言

       我表侄吕珠满二年中出版了二本书,第一本书:《左撇子碎记》,记述“乡事乡情”。今年初又出版第二本书叫《那一抹风景》,书中正所谓作者曰:“亲不够,家乡水;恋不够,家乡土。”用他残疾之身,倾尽时间与精力,倾尽思维与智慧,倾尽执着与追求。“不气馁、不放弃。用我手,写我心”(吕珠满语)。用他朴实而流畅的笔锋,描述他对红土地的情怀,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信念。

       吕珠满是我二表哥的儿子。我与其父同属末清贡生吕心焯的亲孙。我以表侄出版这两本书为荣,现通过表侄的同意,在我注册的《海陆丰文化园地》公众号中陆续转登,与海陆丰乡亲们一齐感受乡土文化的真、善、美。

陈旭光于2017年11月24日

       县城万家灯火的时候,我步履蹒跚,一步一拐地朝着张医生的医疗站走去……


       伸出指头,张医生使劲揉搓着我右膝盖的痛点,阵痛揪心呵。什么时候开始?张医生一面把脉,一面询问。我就叽里呱啦,说昨天早晨起床,自己感觉右膝盖隐约作疼,使用活络油擦抹,倒似粪箕子顶尿,无济于事。两年多前,我的尿酸偏高,患过痛风症,右腿肚子疼得举步维艰,咫尺天涯。半年多前,我又患上痛风,右脚趾头的穴位,疼得我不得不拄着长柄雨伞,权当拐杖。一般膝盖等敏感部位,往往是痛风在作祟。我怀疑痛风的毛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玩起“游击战”。明天6月30日,广东省培英中专学校莅临海丰县招考残疾学生。我恰好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倘若不抓紧去看医生,说不定痛风会控制你的腿脚,寸步难移,届时可能坏了招考工作,贻误六七名残疾考生的前途。不得已,我才步履艰难地去看张医生。张医生不是外人,是俺的外甥。只见张医生笔走龙蛇,替我开出两天的药量,吩咐我一日三次服食,多喝水,多运动,少吃大鱼大肉,禁忌海鲜。医生的话简直是“圣旨”。当晚,我赶紧吃了一次药片,疼痛很快就消失了。翌日早餐后,我又吃一次药片,就匆匆上班去了。俗话说得好:是药三分毒。剩下的四小包药片,我准备束之高阁,抑或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话说回来,省培英中专招考的老师于6月29日下榻县城中华鹏大酒店。按照接待规定:大宾馆每夜住宿费不能超越400元;大酒楼的餐饮发票一律不予报销。尽管这样,来者都是客嘛,我们就陪同招考老师到大排档里填饱胃口。第二天(6月30日)上午九时半,肢残学生有条不紊进行考试,盲人学生按部就班进行面试。顺利完成任务后,我们欣然充当向导,驱车前往城东赤岸河畔的大排档里吃饭。餐桌上,有红心虾姑、有蒜蓉蒸鱿鱼、有芹菜炒双丸、有杂鱼脯、有鱼头煲汤等等,摆满眼前。我望而生畏,刚开始举箸如同蜻蜓点水。大半年来,我都未曾吃到过丰盛的菜肴,一种久别的感觉涌上心头。瞧着省培英中专的老师们敞开胃口,吃得津津有味。我心存侥幸,用筷子夹一些鱼虾往嘴里送,应该无大碍,也是无所谓的。挺有滋味的东西绝口不吃,肯定是一个傻瓜。哪怕最糟糕的痛风复发,也是闲庭信步。我就继续吃剩下的四小包药片,不再去看张医生,不再麻烦俺外甥。想到就做,我放开手脚,大快朵颐,边聊天,边吃喝,直撑得饱嗝连连,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大排档。


       三头两日看医生,戏剧性的事情接踵发生了。2016年7月1日傍晚,我无可奈何,又找到张医生,即是俺的外甥。张医生询问我痛风好转了吗?我笑着点了点头,说吃两包药片后,右膝盖的疼痛就消失了,剩下的四小包药片搁在家里,不敢再吃。张医生问我今天又怎么样呢?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主动褪掉衬衫,露出斑驳红点的腰背。张医生仔细地看了看,问我曾经吃过什么东西?我像犯错误的学生,坦白吃过海鲜,并且头头是道地说起自己真实的想法。即使再患痛风,也不怕,大不了继续吃下那几包药片。殊没料到,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歪打正着。张医生不疾不徐地说:“明知故犯,这明摆着是吃海鲜产生过敏。”我强挤出笑脸说:“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海鲜过敏的经历。”张医生继续追问会不会发痒?我摇了摇头。张医生的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挥了挥手说:“回家去。”我惊诧地问:“难道就没药可治吗?”张医生用吃斋念佛的口气回答:“记住,多喝水,禁忌吃海鲜,时间自然会治愈你的过敏症”。


       有口福并非有幸福,即便是自己用不着掏荷包的吃喝,也不可以贪婪。所谓病从口入,就是最好的例证。从医疗站里迈出来,我有些沮丧,悻悻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公务员考试培训联盟

© 2017-2018 caima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