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公务员考试培训联盟

每日一书|白维纯作品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白维纯作品集》


白维纯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子恺画院院士
《讽刺与幽默》特约水墨漫画作者
武汉漫画研究会会长
湖北书画研究会理事


自画像


常铁钧

白维纯先生是我朋友圈里很有成就的漫画家。他为人正直淳朴、热情谦和、外柔内刚,对人生道路上和漫画创作上的磨难与坎坷他有一种顽强拼搏的态度和不服输的精神。凭借这种精神,他不但战胜了疾病,而且在漫画创作上突飞猛进,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他的超人毅力赢得圈内外朋友的敬重。大家都称道他是创作奇迹的人。

中国漫画大师丁聪题字


1983年他患上了可怕的疾病——重症肌无力,被多家医院判了死刑。他没有被病魔和死神吓倒,而是下定决心战胜它,调整好心态重新安排新的生活。他以超过旁人的顽强和数倍努力投入工作和学习。就在这一年,他参加了成人高考,在原单位二十多位报考的中层干部中,居然独占鳌头,是唯一一个拿到文凭的人。



《内科兽医》 1988年荣获中央电视台和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联合举办的全国幽默画大奖赛三等奖


漫画创作是他的第二生命,几十年如一日,不管工作多忙,他从来没间断过创作和基本功的练习,特别是患病以后反而加大了创作力度,每天不停地创作,达到废寝忘食和通宵达旦的状态。为了提高漫画创作的质量,维纯很少睡过整宿觉,常常是凌晨四点开始创作。年复一年的创作拼搏与磨练,使他的创作能力和绘画水平突飞猛进。他的漫画作品不断在报刊上发表,频频获奖。在成绩和荣誉面前他坦然而平静地享受战胜疾病、战胜自我的幸福与喜悦。



 《爸爸的困惑》

2002年发表于《讽刺与幽默》


“梅花香自苦寒来”,一位疾病在身的人,不但战胜了病魔还能创作出大量的优秀作品,在成绩的背后他要付出多少辛勤的汗水和辛劳。说到底就是不怕输的精神在支撑他,这种精神就是维纯心中的“巨无霸”。近些天在微信里看到了他几幅近期水墨漫画,使我十分欣喜与惊叹。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几年不见他的作品怎么有如此大的提高呢,特别是《同在地下》这幅入选十二届全国美展的漫画作品,是他小学时看过一部《换了人间》的电影,联系到当前社会腐败之风而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构思、认真听取意见、不断否定后创作出的一幅力作。画中同在地下的是被社会某些人认为最底层的矿工,他们只想活着深入矿下,最终活着出来;而一墙之隔的所谓上层“公仆”却也在地下公款吃喝、美女相拥、花天酒地,形成强烈对比。



《同在地下》


构思可贵之处是他们都用手指向既有对比又饱含内涵的两幅警示标语,一个是“安全第一”,另一个却是“第一安全”,让读者与观众动容。此幅作品之前也在“子恺杯”全国漫画大展中获优秀奖,并在中国(包括香港、台湾)八十多个网站转发。



《这件正好》


还有《一诺千金》这幅作品无论在立意、笔墨、设色、构图上都十分讲究,充满了诗情画意,骏马与美女形象对比出来刚柔并济、舒朗俊秀,堪称水墨画之精品。已故的漫画大师华君武先生曾多次说,“聪明人画画”。维纯就是从不忘记画画的聪明人。



《女儿有泪不轻弹》

发表于《讽刺与幽默》


他的聪明就在于对创作的坚持和不断探索以及对作品的严格要求,在创作过程中从始至终都贯穿这种精品意识,在创作每幅作品时他都要深思熟虑,一旦构思成熟就要精雕细刻地绘制,不满意的作品绝不轻易出手。他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画不惊人誓不休,而且他在创作上从不钻牛角尖,而是扬长避短,把自己最“出彩”的一面亮给观众。“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由于他的刻苦磨练,优秀的作品不断问世,喜欢他作品的观众和收藏家也是与日俱增。



《无题之六》 

1988年入选马来西亚“中国当代漫画大展”


维纯虽然没有进过美术院校,但他的绘画水平已经达到或超过了美院、画院水平。艺术家不是靠嘴皮子,而是靠作品说话,他就是靠作品说话的老实人。


《高寿图》 2015年入选桐乡水墨漫画八人展   2016年获第三届“格丽特杯”全国水墨漫画大赛佳作奖


在他的画作中有一幅水墨漫画《高寿图》,观后让人忍俊不止。他巧妙地画一老翁在寿桃筐上表演单杠给小孙女看,这不正是他乐天派的写照吗。维纯先生性格豁达开朗,淡泊名利,唯一不忘的是多画画,画好画。他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每天有画不完的画,儿孙绕膝,其乐融融。“大难不倒必有后福”,他是一个战胜过大灾大难的人,就像涅槃的凤凰。祝他在今后的生活和创作上一天比一天美好幸福,兴旺,像展翅的金凤凰飞得更高更远。


     2016年7月1日于北京
(作者系著名漫画家、中国漫画艺委会委员、光明日报高级编辑)
谐趣、真诚的魅力
孙恩道

真诚、风趣、机智、幽默,这大概是人际交往中最令人喜悦的素质,也应该是任何艺术品让人产生兴趣最主要的因素。

在我身旁的绘画同行中,白维纯便是具备这种品位的画家。



《逃生》

1988年入选土耳其漫画大展


维纯兄是我的老朋友,当年我在湖北美术出版社任社长时,他是我办公室的主任。在他风趣、幽默的影响下我们上下级之间的拘谨、正规的关系荡然不存,余下的便是和谐与欢乐。于是我们更成为朋友,成为患难时的兄弟和快意时的伙伴。


《这件衣服满意吧!》


维纯在调到我身边之前就已经是闻名遐迩的漫画大家。我在他的漫画作品中感受到他的纯真与善良,同时也领悟到他的犀利与深刻。我喜欢漫画,也喜欢具有浪漫情怀的画家,因而便把他调到身边作为美术出版社骨干使用。

2000年我卸任社长职务从事专业创作。白维纯也从办公室主任改为卡通编辑室主任,在做编辑工作期间,他编了许多有影响的卡通、漫画图书,展示了他的编辑才能。


《越捧越高》发表于《文艺研究》、1993年获山东全国漫画大赛优秀奖


白维纯是个智慧的人,在退休之前就尝试创作了很多水墨画作品,2010年退休之后,便专攻水墨人物画,画了许多超尘脱俗、令人耳目一新的好作品。他的水墨人物除了保持漫画的简洁、轻松的风格外,也吸取了当代水墨画表现技法。他聪明地选择了王孟奇画法作为突破口,很快地将王氏风格转化为白氏画风,具有象征意味的造型与简洁、精湛的笔墨让他的作品呈现出明快、洒脱的境象,一出手便受到市场的认可和追捧。



《顾前不顾后》 

1992年发表于《儿童漫画》


我看白维纯的绘画,作品在快乐中流露的真情使人动容;朴实的手段中体现的深刻让人浮思。这样的作品是真诚的,它同时下风行的假、大、空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新春之际,我祝愿白维纯更上一层楼,为社会、为善良的人们,创作出更多、更美、更真诚的绘画作品来。

2012年2月8日于灯下
(作者系湖北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画家)
快乐者自快乐
谭文祥

白维纯,从湖北美术出版社退休后,专攻水墨人物,走朴拙、变形一路了,小有成。


《无题之七》 

1983年发表于《长江日报》


老白聪明且有真性情,人好玩,画也有趣。每聚会辄插科打诨,笑料不断。饮必半醉,醺醺然,挥洒更出色。

在白公子大婚时,友人支招:你自己主持儿子婚礼定远超专业司仪,最是适合。闻者解颐。


《非做不可》

发表于《连环画报》


老白爱说段子,拿自己打趣。常讲的一则如后:他在《现代少年报》小记者班站讲坛,深得小朋友喜爱。一次有一小女孩举手说,白老师我真喜欢你,我把我们班主任介绍给你当老婆。老少二人皆童稚天真,举座皆乐。


《后悔莫及》


老白笔下人物,皆有此真性情。形象稚拙、洒脱、不拘礼法,有庄子所言“曳尾于涂”之乐。画面天真气盎然,有格,不俗。

老白人聪明,读书每读即有所得。文字也通透,少概念套话之类。给人作序评画颇能跳出理论腔常套。时见妙语。


《无题之八》 

2007年入选中国桐乡廉政漫画大赛


认识老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现时写来,真有“白头宫女说玄宗”之感,恍如隔世。那时我与老白均三十多,我在“武汉青年报”先是编副刊,后来主笔政,老白是我们报的漫画作者。

《武汉青年报》当年重漫画,给一大批漫画家提供舞台,是认定文革后开放初,要消解意识形态话语系统,漫画远比文字有效,且不张扬,会心者自会一乐。


《再来一桌》

2013年荣获第三届中国桐乡廉政漫画大赛优秀作品奖


后来参加漫画圈聚会多了,见到老白次数也多了起来。

真正成朋友,还是近几年。老白转入水墨人物画,画面韵味渐厚,彼此见面,有画可观,有话可说,饭局渐多,相知渐深。老白说到画画,就来劲。你只要呼应,他会忙不迭地抱出近作来给你看,还会说某某称赞了哪幅,言语间有种小小的得意。老白为人作画,自有股天真之气不泯,这是天生秉赋,伪装不来,也学不来。记得上世纪——又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们在洪湖当知青时,流传一本书叫《金蔷薇》,作者是旧俄作家,叫康·帕乌斯托夫斯基,至今还记得书中所言:“诗人,就是一个人成年后,还能保持童心。”现在尽可移此句来论定老白,尺寸正合。


《再给你一块》


我好对画作横挑鼻子竖挑眼,老白不以为忤。由言辞而登堂入室为文字,因而有此一文。以上交代我与老白因缘,以下言归正传说老白的画。

老白画画聪明。证据有二,其一,他是学院圈子之外画出来的。站在现时美术体制里向外看,这是短处,站在圈外望体制里,我以为是长处。千年来的中国画坛大师们,就没见过“美术学院出身”。“美术学院”这种东西,从民国四个“艺专”算起,也离百年尚远。现在从学院派出身的“大师”们,仅与民国大家比,都还差一大截,何论其他。



《城市新貌》

2000年入选走向二十一世纪湖北书画艺术作品大展


当今环保,呼吁保存物种多样性,拯救濒临灭绝生物,要为地球保存尽可能多的选择性。学院绘画教育遭人诟病,也是消灭了绘画艺术的发展选择,将学生教成一个模样,思路单调,无趣得很。老白从漫画入手,脑瓜子绝对灵,能从庸常生活中找悖论,寻笑料,也就免了学“三大面”“五调子”出身者画死、死画的匠气作派。



《犹抱笔砚半遮面》


老白从野路子画出来,也就少教条,少约束,可一路变下来,任自己高兴,不用理会是不是反出师门。本是石头缝里蹦出个孙猴子,无师无祖好轻松。

能证明老白聪明的证据,其二是老白从漫画而入水墨人物画,数年摸索,有如禅宗面壁功夫,近数月顿悟,电光火石一击的契机是观看了王孟奇的画展。看到老白新作中人物,笔墨挥洒自如,到了有自己东西的阶段。



《失望》 

2012年入选第六届中国嘉兴国际漫画展


老白常说没有想成为大师,但老白真从画画中找到乐趣,他的画也让我们这班熟朋友得到乐趣,这才是绘画的真谛。这点意思我没资格说,是偷陈丹青所言,原话是,他自己就只是“一个喜欢画画的人”,“做一个快乐的画家”。当下中国,不仅是京沪“长安居,大不易”,身在武汉,靠微薄的退休金,也是大不易。老白的画没有大名头,普通人读不懂,习惯了学院派那套的不喜欢,但也慢慢有了一批收藏者,也有画廊愿意推介,这令我等与老白相熟的朋友大感欣慰。


《诱》

老白要出画册,邀几人写点文字,唯我是绘画圈外人,可以放言无忌,不管不顾。缴上此篇,是抑是扬,读者自见仁见智,与老夫无关。聪明者自应跳过文字障,直接到画中去找老白真身。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作者系著名学者)
“皈依”漫画艺术的漫友
萧继石

白维纯属于50后,经历大串连、老三届,下过乡、扛过枪,我们相逢相识的时候,到了八十年代,那时,他复员在冷冻机厂任车间书记,每周有漫画作品在报纸上发表,省级报纸只有四家,他的漫画作品刊出,家喻户晓。那时他凭借漫画《一劳永逸》《内科兽医》在全国漫画大赛夺魁。侯宝林、谢添、华君武、方成这些曲艺界漫画家泰斗级的先生担当评委出席颁奖礼颁奖。

《呼救》 2010年入选第五届中国嘉兴国际漫画展  2012年荣获第九届“子恺杯”全国漫画大展优秀奖


老先生们高兴:文革终于结束了,漫画艺术又可风风光光地进行全国比赛了。

白维纯是踏上那波漫画艺术复兴浪潮的人。


《走为上计》2014年荣获天津“东方杯”漫画艺术大奖赛优秀奖入选《中国当代优秀漫画作品集》


武汉漫画圈热闹得很,郭述亚、杨奠安两位老先生利用在报纸主持漫画专栏的优势,不遗余力地奖掖提携青年漫画作者。青年漫画作者如鱼得水,频频发表作品,频频收获奖项,搞得风生水起,令全国同道刮目相看。



《抗争》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漫画的江湖沧桑巨变,报纸在市场大潮中,扩版再扩版,漫画被铺天盖地的明星与广告挤出场外。一部分漫画人落寞下来。白兄与漫画,仿若宗教般的“皈依”,恰如执着的恋人,“无论富贵贫穷、生老病死,永不分离”。他从部队到工厂,到美术出版社,到退休,由帅小伙画到小老头。


《家中的上帝》 1998年获《钱唐周末》“多多乐杯”全国漫画大赛一等奖


白兄仿佛为漫画而生。东北人天生的幽默特质,性格黑白分明、直率、随和。

他不是那种缜密周详的人。他说他在部队混得不错,还是首长的文秘。我看他走路像唐老鸭似的,散散淡淡的个性,怀疑他在部队真算得上称职的军人。


《三毛追梦》 

2013年入选第三届“三毛杯”全国漫画大展


后来他的几位战友也成为我的朋友,经常绘声绘色地讲他在部队联欢会讲演山东快书加编演相声选段,征服全场,战士休息时缠着他,让他讲笑话,墙报上白兄轻松地露一手,连写带画,吸引不少粉丝,首长说这是最好的政治思想工作,首长说:“这小子就是不一样。”后来,我们几次在一起卡拉OK,让他开唱,老是一首“日落西山红霞飞”,音准不敢恭维,那气冲牛斗的架势,军风毕现。真想不到,曾经还是一位优秀军人。



《自卫》

入伍前后,白维纯在国有企业,由一般工人,干到车间书记、教育处副处长,大家把他当主心骨,与他掏心窝子说话,愿意跟着他干。他这人钉是钉,铆是铆,奖罚分明,和工人一样直率的秉性,敢于在领导面前为职工讲话。一次开全厂大会,带着工人赶工期连续加班几天的白书记刚刚在会上坐下来,厂长点名批评他们车间工人劳动纪律涣散,白书记噌地站起来,“批评”厂长黑白颠倒了,为职工申辩,顿时全场面面相觑。企业生活火辣,但像他这样公开“顶撞”领导,还是让工友们瞠目。


《得来全不费功夫》

白维纯下班回家,在他几十平米的单元房小书桌前挑灯笔耕。上世纪九十年代《新纪漫画家——白维纯漫画集》出版,此卷大部分作品即产生于此时。这些漫画,幽默讽刺兼而有之。题材多来自于生活经历,在别人觉得普普通通的家庭生活点滴,在他眼里笑料百出。


《同一首曲》 入选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在荣宝斋举办的“2014年中国漫画精品展”


白维纯调入湖北美术出版社后,做编辑工作,编辑出版漫画书刊显示了他作为漫画家的优势,走访大师,联系同道,轻车熟路。工余我们一道为武汉漫画研究会做些为漫画家策划展览、出版画集、交流学习的工作。漫画艺术潮涨,潮落,急功近利与漫画艺术无缘,白维纯与漫画保持着始终如一的热度。这种热度能感染同道。一次他为漫画构思,于自家附近辗转来回找不着家门,多亏熟人指点迷津。记得某天我们为漫画创作事宜赴约,他忘了关自家的煤气灶具酿成火灾,现场救火的110电话反倒过来向白兄报警,所幸无大碍。在别人眼里漫画家匪夷所思。可是大家欣赏白维纯漫画中的幽默智慧和夸张生动的造型,轻松而快乐。



《关公悟道图》 2012年入选中国美术协会第二届“漫画民生”作品展


离开工作岗位后,白维纯在水墨画上颇为用心,先是临习方成、王孟奇的作品,继而向孙恩道学习。搞水墨漫画创作,他贵在无拘无束自由发挥。一幅水墨漫画《高寿图》,在丰子恺故乡展出,吸引了众人眼光。我听养兰草专家讲,变异的兰草最难得。白维纯《高寿图》如他自己培植的变异品种,白氏幽默基因,吸收了众家笔墨营养。在寿桃篮上玩倒立的老头奇葩得有趣。


《上钩》

从白维纯的漫画里能读出他个性中单纯、洒脱而黑白分明的性情来,能分享到幽默的智慧与快乐。



《这是我们的头》

1993年发表于《漫画月刊》


画如其人,人如其名,与维纯为友,不须设防,他透明度高,喜怒挂在脸上。朋友相聚,笑话段子“盗版”居多,白兄的段子以原创为主,常戏谑自己。比如他戏谑自己在家里的笨拙,耍藏私房钱的把戏并不高明,白嫂略施小计便可顺藤摸瓜。他十几年前讲过的故事,再讲给你听,可能连标点都是一样的。
(作者系子恺画院院士、著名漫画家)


漫路漫漫  心性为先
张文斌

白维纯老师的画册即将出版,嘱咐我随意写点什么。

生活中,白老师是我的良师益友,熟到凡事皆可随意,今天提起笔来,愈言“随意”,愈不容易“随意”。



《交税图》 

获全国税收漫画大赛优秀奖


认识白老师是从读他漫画作品开始。记得是一个假日的午后,随意翻开《人民日报》看到《南方日报》体育漫画大赛一等奖获得者白维纯的“一劳永逸”作品,深深吸引了我。这幅获奖作品,著名漫画家方唐还专门写了评论文章加以称赞。画面上一个跳高运动员越过横杆后通常是兴奋地欢呼跳跃,而出人意料的是这位运动员在白氏幽默中却是躺入厚厚的保护垫中酣然大睡,讽刺有的运动员一旦取得了荣誉便不思进取、自我满足的行为。这幅获奖作品构思奇特,用笔简洁,造型生动,给人启迪,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深深地认知到漫画家的社会责任感和智慧。那些看似随意的线条,传达出的意味,让人感觉不是“随意”了。


《最新发型迎端午》 

2013年入选嘉兴全国漫画作品展

同白老师见面,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当时有幸同他一起乘船,去芜湖参加“全国漫画联谊会”。坐过轮船的人都知道,航速慢,时间长,枯燥无味,其实我这种担忧是多余的。一路上,这位长得像董存瑞演员一样的漫画家,用东北人特有的幽默,就地取材,妙语连珠,笑料不断,让你毫无倦色,常常处在兴奋中,两天的行程成了开心之旅。


《逗你玩》

画漫画不是件轻松的事。白老师出身在北方,以他丰富的阅历、独特的思维、直率的性格,在高手如林的武汉漫画界赢得一片天地。他曾从事严谨细致的党务工作,而作品却是海阔天空、充满想象。也许正因为这些原因,“白式漫画”自嘲但不自卑,幽默而不滑稽,随意却不随便。在我看来,这种让人感觉拥有“随意”的生活方式的人,情商一定不低,心气也一定是高的。

《独钓图》

2014年入选桐乡全国水墨漫画名家邀请展

武汉漫画的一大特色,便是讽刺与幽默并重,这与白老师等领头羊的心性是分不开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以白老师等为首的一批漫画骨干,积极加入到武汉发展中去,围绕其特色开展创作活动,形成了影响很大的湖北漫画创作群体,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湖北美术界挥之不去的一抹重色。团结活跃的创作氛围,带动了武汉周边漫画的发展。   

《伯乐相驴图》

安陆的漫画创作,得益于这种环境。在白老师等众多老师们的支持下,安陆漫画走过了30多年的发展路程,成为知名的“全国漫画艺术之乡”。30多年来,我不论是当面讨教,还是电话求助,白老师都倾力支持。一次他刚做完手术,正在休养中,听说安陆有漫画活动,二话不说,翻开被子,让老伴搀扶着就去了。

《盼》 

2008年获“人口国策杯”全国漫画佳作奖


白老师遵从自己的心性,躲过很多前行路上的诱惑。进入2000年后,当有人还在抱怨漫画阵地减少,喋喋不休时,他已经开始放慢节奏,以相对独立的面貌进入水墨漫画领域。他从中国传统的水墨入手,博众家之长,深入浅出,用特有的遒劲朴素的笔力去表现漫画的内涵,避免了当前水墨漫画一味霸悍之余的外露,静中生动,平中见奇,耐人寻味。


《百分之百的梦想》

白老师身上,蕴含着有别于其他漫画家的态度,他不纠结,不做作,一切随心随意。
漫路漫漫,心性为先,祝白维纯老师艺术之树常青!

2016年4月2日
(作者系中国水墨漫画院副院长、子恺画院院务委员)


中 国 画 作 品

《草原上的格桑花》

138cm×68cm


《昭华三弄临风咽》

138cm×68cm


《月是故乡明》

69cm×46cm


《登高图》

68cm×34cm



《月儿高》

56cm×40cm


《抚琴图》

138cm×68cm


《清水芙蓉》

69cm×46cm


《露华如水人初静》

138cm×68cm


《清风》

138cm×68cm


《米芾拜石》

138cm×68cm


《人物》

40cm×40cm


《二仙悟道图》

50cm×37cm



《毛驴图》

26cm×56cm




《见一面多一面》

26cm×54cm


《知音图》

φ33cm


《枇杷栖鸟》

φ33cm



艺 术 简 历


后  记


而立且行  花甲且挺
白维纯

1998年新华出版社曾出版过一本个人漫画作品集,至今仅存一本。19年过去了,同道好友均劝我再出一本,以记录这段时间艺术创作道路上的艰辛成果和苦与乐。

时光荏苒,岁月无情,苍天有眼,感慨万分,憾也,幸也。

1980年正是我而立之年,我的漫画处女作题为《想入非非》发表在《湖北日报》,随后接二连三在人民日报文艺副刊《讽刺与幽默》上发表作品。坚定我走上漫画道路的信心。



天有不测之风云,1983年,我患了不治之症“重症肌无力”,几个医院权威人士判了我“死刑”。漫画创作讲究逆向思维,我对医生说我不相信,我要活出一个样来给世人看看。浑身无力,眼睛复视,视力下降,没有阻止我漫画道路上的脚步。在病床旁边,病友堆积的是营养品,而我床头堆积的是书和报纸。我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别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继续创作,不断发表作品。此举此行感动了周边所有人,画友王安平在病房里感叹地说:“你一定会创造奇迹。”在他的鼓励帮助下,我们又参加了武汉大学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我成为所在单位20多名政工干部唯一拿到大专毕业证书的佼佼者,并在全国100多家报刊杂志上发表了4000多幅作品,31次获奖。期间有幸接触漫画大师华君武、丁聪、方成,聆听了他们对漫画艺术的教诲,受益终生。

在我的艺术人生道路上应该特别感恩的有两个人,他们都是我非常尊敬和仰慕的艺术大家。一个是孙恩道,一个徐鹏飞。他们的共同点是德艺双馨,谦虚低调。我们都是同龄人,容易接近,在中国画和漫画艺术学习中得到他们的指导与帮助,影响了我整个艺术生涯。在学习探索中国画艰难的道路上,我是吃百家饭成长的,许多作品处在学习探索中。我非常喜欢这句话“雨猛青松挺,海燕穿云飞”,对于艺术永远在学习路上,永不满足。

真诚感谢常铁钧老师,学者谭文祥,好友萧继石、张文斌为此画集作序。感谢老同事好友孔艺和责编黄晓路的鼎力帮助。
感谢我的家人长期给予的支持理解,伴随我风雨兼程一路走到今天。

       2016年6月26日写于武昌东亭


微信公众号:孔艺工作室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