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看一位官场草根雄心壮志的逆袭之路......

小媳妇回忆录 发表于 2020-05-24 06:43:07 | 打印



“天道酬勤,我终于成功了。”放下电话,李炎一脸激动地吼道。

 

“什么成功了?”同寝室的谢小波抬头问道。

 

“武阳市组织部打电话通知,我总成绩第一名,拟被录取。”

 

 “一定要当官,要出人头地、做人上人。”李炎从小就想当官,这次为了报考公务员,他可是拒绝了一家央企签定就业协议的邀约,全力以赴备考。

 

当时班上很多同学都觉得他傻,去武阳市那么落后的地方当公务员,怎么比得上大型央企呢。再说李炎也不一定能够考得上啊。

 

不过李炎却是铁了心,那段时间找了很多资料,努力做题、背书,那劲头比当初高考还要认真。

 

最终考试下来,他的笔试成绩名列第一,面试成绩第二,而后者只占总成绩的30%,折算下来,李炎的总成绩竟比第二名高出八分。

 

“哈哈,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李炎很开心。

 

“恭喜你啊,晚上我请你吃饭,为你庆祝。”谢小波放下手中的《中国历史》,道:“你总成绩第一名,肯定要分配到好单位去。”

 

“这次是全市几个部门统一招考,具体分配方案要报到以后才知道。不过这次招考的的单位都是好单位,有市委办公厅、组织部、发计委、财政局、交通局、人事局、劳动局,这些单位无论去哪都好。”

 

“嗯,确实都不错。”谢小波点头道,“不过还是有些区别,这要看你的抱负了!”

 

李炎一愣,疑惑:“有什么区别?”虽然他立志当官,但对于官场上的东西也不太了解。

 

在他看来,武阳市招考的这些单位,无论哪个都是前途远大,令人羡慕。自己又是天都大学的高材生,到一个落后的地级市去发展,受到重用在所难免。只要自己肯努力,干出一番成绩,升职加薪并非难事。

 

谢小波却笑了笑,道:“区别大了,如果你想积累更多的人脉、快速升官,那肯定要去市委办公厅,或组织部,或发计委。其他的单位虽然好,有点权,有点灰色收入,但要论升官速度,肯定比不上前三者。”

 

“就以市委办公厅为例,就在领导眼皮子底下工作,被领导发现的机会比较多,加上你的文笔不错,用心搞几篇文章出来,有很大可能性被市领导选中为秘书,那以后的发展就不用说了。而组织部,它是专门管干部的,上下左右联系广泛,只要会做人,就能够快速积累人脉、脱颖而出……”

 

李炎瞪大了眼睛,惊叹道:“靠,竟然还有这些说法,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这就是看书的好处了。”谢小波自豪地指了指自己桌上一长排的书籍,笑道:“多看书,自然知道得多。别以为就你在认真学习!”

 

“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请小波不吝赐教!”李炎抱拳正色道。

 

“我可没什么好赐教的,官场关系错综复杂,又岂是几句话几本书能够讲清楚的,最关键是会做人、能做事,有人欣赏便混得好,不然的话,难、难、难!就算是个高材生,混得不好,可能一辈子连个科级都混不到。”

 

李炎感觉被泼了一盆冷水,瞪眼大声道:“那按你的意思,我就算考上了,也没多大的前程?”

 

“那倒不一定,人的际遇很难说,前程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来的!官场如战场,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才行。”

 

“放心,就算再苦再难,我也会坚持的!”李炎握紧双拳,咬牙道。

 

谢小波摇了摇头,不解地道:“我始终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回武阳市,还要去官场,甚至不惜和校花级的女朋友分手!”

 

李炎神色瞬间变得复杂:“你当然不明白,虽然我们是兄弟,但实际上我们又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小的时候……”

 

“算了,这些事你以后会慢慢明白的,总之,我坚定自己的选择!”李炎自嘲笑道。

 

实际上,李炎选择到武阳市从政,是为了自己的父亲。

 

当年他的父亲李成汉是武阳市建恩县国营红星酒厂的副厂长和技术能手,那时酒厂的效益很好,在县属国营企业里面排名第一,李成汉深受老县委书记的赏识,在当了一年的副厂长以后就被安排主持酒厂全面工作,可谓是春风得意。

 

可是没多久县里面就爆出李成汉和女下属在办公室风流时被逮个正着的新闻,随后那女下属坠楼身亡,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要不是老县委书记护着,李成汉差点被判刑,但最终被免去一切职务,成为了酒厂的保安。

 

李炎对父亲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那沉重的叹息,佝偻的背影,落寞的神情,直到他郁郁而终。

 

从此李炎心中就充满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回去把事情搞清楚,为父亲洗刷冤屈。

 

这个愿望,李炎从未向别人表露过,但却是他不断前行的动力。

 

“好,那你就努力奔前程,我支持你。”谢小波拍着李炎的肩膀鼓励。

 

“谢谢。”李炎心中忽然生出些不舍,谢小波可是李炎最要好的朋友。

 

记得大学报道那天,谢小波急性阑尾炎突然发作,是李炎扛了两里路把他送到医院的,加之两人是室友,所以大学四年中,两人成了铁哥们,而谢小波也真心帮了李炎很多。

 

谢小波笑着点了点头,又提出看法:“我建议你赶紧回去找关系,争取分配到市委办公厅或者组织部。你不要觉得可耻,官场上面,关系最重要,没有关系也要创造关系!”

 

李炎很是为难地摇了摇头,道,“我家里没有关系!”

 

“你好好想想,你家里还有你认识的人中间,谁在武阳官场。只要有那么一点关系,就要去试一试,这可关系到你的前程大事,就算受点白眼听点冷语又怎样呢?”

 

“我想想!”听了谢小波的鼓励,李炎浑身充满了斗志,开动脑筋,苦苦思索着家里可能拥有的关系网。

 

良久,李炎猛地抬起头来,欣喜地道:“我想起了!我母亲堂弟的表姐夫好像在武阳市教育局……”

 

“这个……扯得真够远的。”谢小波揶揄道。

 

“有这个关系都不错了。”李炎脸色微红,“不过他好像是副局长,应该认识不少人吧!”

 

“倒也是,领导的孩子也要读书,你那八竿子打着的亲戚也就有认识他们的机会。”谢小波笑道,“再说了,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他还真有关系呢。”

 

“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买车票回去!”李炎心中一块石头暂时落地。

 

“小波,我怎么觉得你对官场上面的事情很熟悉,你爸妈真的只是普通公务员?”李炎话锋一转,问起小波的父母来。

 

“少给我献殷勤!”谢小波没好气道,“你以为我爸是什么人,市长?省长?”

 

“要是省长的话,就好了。”李炎笑呵呵地道。“不是也不要紧,我现在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我还年轻,只要奋斗,肯定能够出人头地!”

 

“这就对了,关系虽然很重要,但是自身才是根本,马克思不是说了吗?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只有自身过硬,别人才能放心使用你、提拔你!”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波,谢了,你等着瞧,我一定行的。”

 

…………

 

第二天一早,寝室里其他的同学还在酣然大睡,李炎就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完毕,直奔汽车站,坐上了最早一趟回武阳市的汽车。

 

从天都市到武阳市,路上有四个小时的车程。李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目光透过玻璃,看着沿线的房子、树木飞速地倒退,他的心情也是激情澎湃。

 

从现在开始,他要为自己的前程努力奋斗,谢小波说得对,任何一点机会都不能放弃,既然投身官场,那就要努力去探索、去学习官场的规则,尽快地成熟、成长起来。

 

“只有成为人上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才能去改变别人的命运!”

 

对官场一知半解的并不妨碍他有这个自信心!

 

“嘭!”

 

正想着心事,忽然前方传来“嘭”的一声大响,紧接着尖利的刹车声响起,李炎所乘坐的汽车猛地急刹车,李炎在惯性的作用下身体猛地往前撞去,双手赶紧撑在前面的座椅上,但他的头还是被猛地撞了一下。

 

汽车里面传来一阵惊呼,有人破口大骂,还有小孩子哇哇大哭。

 

李炎转头看向车外,这里是武阳市的郊区,前面拐弯处,一辆小货车和一辆中巴车迎头相撞,中巴车翻在了路中间,而那辆小货车则侧翻在路边,车上载着的货物洒落了一地。

 

“前面发生了车祸!”

 

“我还以为我们的车子要翻了!”

 

“吓死我了!”

 

车内乘客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纷纷站起身来朝外看去,嘴中议论纷纷,更有人走下车去查看。

 

李炎跟着下了车,只见车祸现场已经围了一些人过来,大部分是被堵住的车辆里面下来的人,他们围着事发现场,指手画脚、议论纷纷,却是没有人上前帮忙救人。

 

倾倒的中巴车里面传来一阵阵叫嚷呼救声,有人已经从车子里面爬了出来,惊慌失措地离开车子,还有人虽然爬出来了,但是浑身是血,正在想方设法从车窗里面救人。

 

“老婆,老婆……”一个满脸是血的年轻男子,上半身探进一个车窗救人,只是那车子已经有所变形,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转身朝周边围观的人群大声求救:“求求你们帮帮忙,我老婆怀着孩子,求求你们……”

 

然而围观之人却大都冷漠,有人甚至还在那里说笑。

 

“大家去帮忙啊!”李炎大声道,从人群后面挤上前,快速奔到男子面前,朝车窗里面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里面一个孕妇被卡在了变形的座椅之间,也幸好有前后座椅挡着,这名孕妇才没有受伤,只是整个人被卡住,上半身前倾,隆起的小腹紧紧地贴在双腿之上,她用双手奋力地撑着前方的椅背,手臂上青筋直冒,她仰着头,紧咬嘴唇,看着窗外的李炎,眼神充满了哀求。

 

李炎探身向前,奋力地去推孕妇身前的椅背,男子从另一边帮忙,用力地往后推压在孕妇背上的椅子。

 

在两人全力协作下,孕妇身上的重压没有了,她艰难地撑着身子,蹙着眉头缓缓地爬了出来,只是她的双腿之间,却是有殷红的血迹

 

“老婆……”年轻男子惊呼一声,上前抱住却没抱起来,他刚才受了伤,此刻又心神起伏,孕妇的身体又重。

 

李炎见状,皱眉吼道:“我来!”上前俯身,猛一咬牙,一下子将孕妇抱了起来,快步往前面跑去,前方围观之人纷纷让开。

 

“快上车,我送你们去医院!”前方一辆黑色桑塔纳上面下来两人,招呼着李炎将人背到车上,随后司机开车将孕妇和那受伤的男子送往医院。

 

而车上的中年男子则站在了一旁,目光扫了一眼前面的车祸,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大约三十多岁,国字型的脸,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谢谢!”虽然这人帮的不是自己,但李炎还是很真挚地道了谢,随即又转身,快步上前去救助车里面其他人。

 

刚抬出伤势比较重的两人,救护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李炎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他便皱起了眉头。

 

先前站在一旁观望的人中,开始去捡侧翻小货车上面撒落的东西——各式各样的日用杂货,有成件的毛巾,还有洗衣粉、肥皂、洗发水等。那些人捡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似乎是发了意外之财,一个个急着要离开这里。

 

看到这一幕,李炎心中涌起一股愤慨,忍不住大吼一声:“草,都给我站住!”

 

他本就对围观众人的冷漠十分地不爽,再看到那些人的行径,更是气愤不已,站在那里怒声斥责道:“你们还有良心吗?”

 

“人家出了车祸,你们不帮忙,还拿人家的东西!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如果是你们自己,是你们的亲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们怎么想?”李炎扬声表达着自己的愤慨。

 

现场变得一片安静,一些虽然没有拿东西但是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人,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有人开始附和李炎道:“是啊,拿人家的东西太要不得了。”

 

“人家出了车祸已经够惨的了,还拿人家东西,要遭雷劈的!”

 

议论声越来越大,刚刚拿起东西准备开溜的两个人,红着脸将东西放了回去,其他人也陆续地将东西放回了原位。

 

交警也快速赶来了,正在疏导事故现场,车辆开始动起来。

 

“小伙子,干得不错!”先前让司机送孕妇去医院的中年男子,见李炎从身旁走过,伸手拍着李炎的肩膀微笑着称赞。

 

李炎面无表情地道:“这没什么,只要有点良知的人,都会这么做。”

 

中年男子微笑道:“是啊,要有良知才行啊。”

 

李炎看到自己乘坐的那辆客车已经要开动了,也不跟中年男子多说,又对他说了一声“谢谢”,随即快步奔过去上了车。

 

中年男子脸上浮现了一丝微笑,喃喃自语道:“是个热心肠的小伙子,这样的好人不多了。”

 

由于在车祸现场耽搁了不少时间,李炎到车站的时候已经十一点钟了,母亲范慧珍和她堂弟范慧明已经等候多时。

 

“小炎,快叫二舅。为了你的事,你二舅昨天晚上专门给周局长打了电话,不然周局长那么忙,也不一定在家里。”母亲范慧珍感激地道

 

李炎感激道:“谢谢二舅。”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的事。”范慧明大大咧咧地道,“不是一家人,我也不会操那么多心,你不知道,周局长事情多,一般人的事情也不会管的。”

 

他不称表姐夫而称周局长,让人听起来感觉怪怪的,又觉得好笑。

 

范慧珍一脸赔笑道:“亏得有你,不然我们怎么能找到周局长这样的领导呢?李炎你要记住,以后出息了要记得二舅……”

 

“我会记住的。”李炎点头道。

 

“这孩子有出息,考了第一名,又有周局长照顾,肯定能够分个好单位。”范慧明伸手用力地抚摸着李炎的脑袋,“多喝点墨水,脑瓜子就是不一样。”

 

李炎感觉有些别扭,不过也没表示什么,如今自己有求于人家。

 

李炎知道,其实自己家里和这个二舅平时少有走动,范慧明仗着自己跟当教育局副局长的表姐夫有过一些交往,自觉了不起,根本就不把亲戚们放在眼中,平时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好像他是副局长一样。如果这次不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只怕母亲也不会去求他帮忙。

 

“走,我们去打个的士,这里到教育局还远,我姐等着呢,我们赶快。”范慧明说着,拦下一辆出租车,钻入了副驾驶位置。

 

在建恩县,凡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坐车的时候大都喜欢坐副驾驶位置上,似乎坐在这个位子上就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李炎打开车门,让母亲先坐上去,然后他再上车。这时只见母亲从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布包,小心地翻着里面的钱,那都是些零钞。

 

李炎知道,母亲肯定是在心疼打的士的钱。

 

到了教育局宿舍门口,几人被门卫拦住了。

 

“我来找我姐的,我姐夫是你们周局长,周局长你知道吧?他就是我姐夫!”范慧明小心地给一脸警惕的门卫解释,话语之中将表姐夫变成了姐夫,似乎这样有更大的威慑力。

 

“我当然认得周局长,但我不认识你啊……”门卫很负责,但也没有过分为难范慧明,提出了解决的办法:“我这里有电话,你给周局长家里通个话,确认一下,我就让你们进去。”

 

“那没问题,这就打电话。”范慧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用门卫的电话拨通了表姐家里面的电话,嘴中道:“教育局的小区,档次就是高,一般人都进不去。”

 

然而,电话一直没有人接,范慧明有些急了,道:“我昨晚打了电话,我姐说在家里面等我的呀。”

 

电话拨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人接,范慧明的脸色变得发红。

 

范慧珍脸上的神情,也从开始的期盼,到逐渐失望。

 

李炎默默地站在一旁,心中却有些明白事情的真相,只怕范慧明在他那个局长夫人的表姐心中,并没有什么分量。

 

“我姐肯定临时有什么事情,所以才没接电话,等会再打!”范慧明懊恼地放下电话。

 

门卫警惕地扫视了几人一眼,挥手道:“你们等可以,可别挡在门口啊,往旁边点站。”

 

站在教育局宿舍小区的门口,李炎心中很不是滋味,小区里面进进出出的人,都要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们一番,那眼神透露出琢磨、警惕,有人脸上还露出不屑。

 

在这些人心中,衣着普通的李炎以及他的母亲范慧珍等人,无疑是乡下人,形容猥琐、行迹可疑。

 

李炎的自尊心很强,被这些来来往往的人打量几番,心中就很憋屈,脸逐渐绷了起来。

 

范慧珍的心情也很不好,她默默地站在那里,脊背微驼,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皱纹密布,看起来有六十多岁了。实际上她才五十二岁,只是多年的操劳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许多。

 

李炎看着心中很是难受:“我一定要努力,要让妈过上舒心的日子!”

 

范慧明吸完烟,又去门卫室打电话,这次还是没有人接,他走回来讪讪地道:“我姐肯定忙事情去了,我们再等等。”

 

门卫提醒道:“你可以给周局长打电话。”

 

范慧明一脸尴尬,摇头道:“不打扰他工作,我们就在这里等。没事的。”



转自:铁血军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公务员考试培训联盟

© 2017-2018 caima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