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公务员考试培训联盟

如果你的工作是每天骂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今天的文章开始前,让我们想象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办:


你大学刚刚毕业,工作没有着落。于是,就跑到一家公司里去应聘,这家公司的位置不是什么高档写字楼,而是在老城区一处破旧的商贸城里。电梯很慢,里面贴满了各种小广告,包括开锁和收库存。你穿过走廊,来到一家公司面试,走进去之后和前台说明了来意,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感觉到整个公司里都是死气沉沉的。

在等待的过程里,你听到了骂人的声音,语调拔高,全都冲着下三路,不堪入耳。接着,骂声渐渐平息了,你松了口气。然后,又有人骂了起来,与此同时,这个公司里所有的人看上去都很平静,好像骂人这件事,是家常便饭一样。

不一会儿,面试你的人走了过来,告诉你说,这是一家以骂人为工作的公司。你,敢来吗?


也许你看完了之后心里会想:

世界上真的会有这种工作吗?

当然有。

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你想象不到的工作,专业骂人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帮人讨债,为了能让自己也有口饭吃。


我是在朋友口中第一次听到原来有这种工作的。

他是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留寸头,长得很帅气。大学没有毕业,中途因为家里实在交不起学费,自己也没什么求学的想法,于是干脆辍学了。

为了养活自己,他打了招聘启事上的电话。

因为上面写着,不要求学历,但能力要强,而且必须要有非常好的抗压能力。

他觉得自己很合适。


开始工作的第一天。

好奇。

觉得是很好玩的工作。身边的同事手把手教他,说,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点骂不出口,觉得对不起人家。但你千万别把电话里那个人当人,也别把自己当人。你就当自己是个机器,拨号键就是按钮,拨通了你就要骂人,骂完了你就挂。

接着,这个人给他示范了一下。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对方是个女的,三十多岁,欠了20多万。

“X你妈,到底什么时候还钱?再他妈不还钱,信不信我搁你家泼大粪?……大姐我知道你有难处,你有难处我就没难处了?我也得给兄弟们开工资啊……你说你是不是贱B作死,软的不吃非得吃硬的,我可跟你说,咱俩没仇没怨,但我拿人钱财给人消灾,明天下午之前你筹不到钱,你家里可能就平白无故多几个大老爷们了。

……

朋友试着拨通了一个电话,听着电话里不耐烦的声,嘴巴咧开来,舌头抵在上下牙中间,一句脏话还没骂出口,就赶紧挂了电话。

说哥我还没准备好。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有三四天。

带他入门的同事都烦了,经理也觉得他可能不太适合这份工作,准备辞掉他。

然后,那天傍晚,即将下班的时候。

整个办公室里,都听到了他几乎是用吼的,骂出的那句:

操你妈!


朋友说,从那天开始,他就好像掉进了地狱里。

而那个带他入门的人,告诉他的什么把自己当成一个机器,都成了假的。

是可以随着你做一件坏事,即使是一件你在心里无比抵触的坏事,也能逐渐加深的。

你打的电话越多,骂的人越多,就越是愤怒,就越是邪恶。但最让人恐惧的,是你居然会觉得很爽。

半个月。

只用了半个月,再看着镜子里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个人。

眼神阴鸷,整个人的身上都好像罩着一层乌云。

心里有挥之不去的戾气,总是握紧了拳头。随时随地都想打人来发泄。

他想辞职。

但辞职之后呢?又在家里呆着?

他也不愿意过那种有了这顿没下顿的日子。

几次都快要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口了,又泄气走回了自己的工位上,拿起电话,接着骂人。

他说,你知不知道那种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但还被一根线吊着。也不晓得什么时候那根线会断掉,垂头丧气,提心吊胆。


后来有次,大概是过了三个月之后吧,他打电话催债。对方是个上大学的女孩。

以前他也不是没遇见过,以为又是想过上优渥的生活,但零用钱不够,所以用这种借钱的方式来让自己短暂享受,然后找种种理由拖欠的。打通电话,骂了一会儿,电话那边就开始哭。

他就开始骂,你他妈还有脸哭?有钱没钱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啊?没钱就别装那个逼。我告诉你,你今天下午6点前,要是还不上钱,你就等着全学校都知道吧。

电话那头的女孩得很厉害。哭得他心烦,又按照平时的脏话水准骂了一会儿,女孩的哭声终于慢慢停了。

然后对他解释,说自己借钱是因为交不起学费,本来想着这次的奖学金能用来还钱的,但家里爸爸忽然生病了,就先把奖学金寄回家里了……

朋友根本不信,说你这套我都听腻歪了。然后无论女孩再说什么话,他都还是不听,就只撂下一句话:假如6点前你还不上钱,我就把你欠钱这件事写满你们学校。

6点前,那个女孩子打过来一个电话。说自己没有一点办法了,能不能通融一下,最多一个月,她就会把钱还上。

然后朋友挂断了电话。

一直等到了下午6点。

他拿着印满了那个女孩子照片的传单,上面写着她欠钱不还,然后发得到处都是……


他再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一个月之后。

她拿着一万块钱的现金,交到了他手上。

朋友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女孩眼神里的恨。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已经辍学了。

我不知道女孩当初告诉我的话到底是不是谎言,但是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有看到她的掌心有常年干活生出的茧。很粗糙。我猜她吃了很多苦,但更让我感到害怕的,是我竟然觉得自己催到了帐很高兴,至少在当时,我一点也不在乎那个女孩的感受。

这让我辗转反侧了很多个夜晚。

然后我辞职了。

离开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当我们作恶的时候,我们会慢慢变成坏人,就好像我们一直都是那么坏,坏得理所应当。即使在最开始,我们是个好人。

当他对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

我忽然想起一句《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一句话:

当你要批评别人,要记住,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么好的条件。

当你在一个只能做坏事的环境里,你会不会仍然还能做个好人?

晚安。





<END>


文/勺布斯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