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易水寒

至乐者2018-05-15 14:13:00

  晋崔豹《古今注·舆服》:“五明扇,舜所作也。既受尧禅,广开视听,求贤人以自辅,故作五明扇焉。公卿、士大夫,皆得用之。”

  然而以扇为兵器的,世上只有一人,摇光夜宗主,夜遥。没人能直呼其名,以至于世人几乎忘记了她本来的名讳。

  若柳扶风,为虞舜亲手所制,早已超出了兵器的范畴。

  项梁倒吸一口冷气:“摇光北望,天下皆冬。”

  龙且悄悄退到虞姬身旁,项王似乎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看样子在场众人只有自己尚不知深浅,他压低声音问道:“虞夫人,这女子什么来头?”虽然这个世界的项王还未大婚,但他仍旧习惯称虞姬为夫人。

  虞姬小声道:“此人是摇光的宗主,实力恐怖。夜宗主一怒,伏尸千里,早年曾以一己之力,击败齐国十万大军。此役,齐国武修死伤殆尽,堂堂万剑之国就此一蹶不振,摇光北望的名头也从此传遍天下。”

  半空中,夜遥轻启朱唇 ,吐出天籁之音:“项羽,你妄兴兵戈,求一人之利而置万民于危亡,罪在不赦。既知吾名,无谓反抗,跪下自裁吧。”

  项羽只觉一股强大的威压当空落下,带着不可抗拒的毁灭意志。他拼命挺直身体不让膝盖弯曲下来,汗如雨下,浑身骨骼咯咯作响。

  虞姬和龙且大惊,同时拔剑。项梁连忙张开双臂拦住二人,对着空中遥遥施礼:“摇光乃是隐世宗门,超然物外,不问天下事。凡尘争霸于夜宗主而言,不过浮世云烟。想我项氏从未招惹贵宗,为何要苦苦相逼。”

  “你就是项梁?”

  “正是在下。项某斗胆问一句,暴秦无道,夜宗主堂堂燕国宗室,当年不助荆轲刺秦也就罢了,今日反助秦国,何不惜乎身后名?”

  这是一桩旧事。以刺客之名诸留青史的荆轲,本来是一位纵横家,如果没有长歪,正常的发展轨迹应该是张仪、苏秦一样的璀璨人生。可惜造化弄人,投奔的主公却是燕太子丹这样的无聊人物。太子丹在秦国当人质的那几年,被秦军的威势吓破了胆,早就堕落成一名只剩下刺杀念头的阴谋家。荆轲武功不弱,又胆色过人,立刻被太子丹当成了刺杀嬴政的不二人选。这和荆轲的职业规划不符啊,他是一个立志成为士大夫,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人,如何肯允。

  一出闹剧本该就此收场,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荆轲卖了长剑,回家去准备下一场面试。然而,情急之下,影帝太子丹使出了他过人的演技。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让荆轲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又哄骗的荆轲的好友樊於期乖乖献出了项上人头,事情终于演变的不可收场。再要转身离去,已经不可能了,樊於期的帐怎么算?

  荆轲是个敬业的人,既然宿命让他走上了刺客这条不归路,他决定无论如何要把事办成了。于是,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嬴政武功盖世,没有一把好刀可不成。太子丹早有准备,匕首?有,徐夫人的,粹了剧毒见血封喉。地图?有,督亢的,名匠绘制精美无比。

  人头、匕首、地图三件套在手,尚缺一人,一位高手,真正的高手。荆轲在易水边等了这个人整整十天,不能再等了,太子丹催了好几次,杀手助理?好办,猪队友秦舞阳带走。走吧,再不走就是人品问题了。

  于是,风萧萧兮易水寒,此一去,壮怀激烈,以卵击石,壮士再不复还。哪里有秦王还柱而走,哪里有药囊提轲,哪里有王负剑,一切尽皆虚妄,不过是史官的意淫罢了。而那位失期的高手,就是摇光宗主夜遥。假如她没有失约,或许荆轲、嬴政乃至全天下人的命运都将为之改变,然而并没有假如。  

  刺秦的计划很隐秘,了解背后真相的人少之又少,能活到现在的更少,而项梁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项梁的话似乎戳到了夜遥的痛楚,她微微变色,轻叱道:“无知小辈,夏虫岂可言冰。”她的失约,自然不会是畏惧嬴政,个中内情却不足为外人道。

  龙且忽然开口:“你自诩前辈,说得好听,还不是恃强凌弱,以大欺小,欺负我等后辈。”

  夜遥可不是那么容易挤兑的,不屑道:“徒逞口舌,是又如何?”

  龙且仰天大笑:“叫你一声夜宗主,可敢容我结阵?”

  “忠勇可嘉,楚地倒是出了号人物,报上名来。”

  “楚将龙且!”

  “好,莫要叫我失望了。”

  玄武盾击威力巨大,最大的缺点是发动缓慢。龙且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五指上翻,高高举起,一声断喝:“盾!”

  禁卫军齐声呼应,在他的身前迅速结成方阵。灵甲浮现,片片升起,在空中化作一面面灵盾。灵盾依次拼接,合拢时发出的清脆金属撞击音不绝于耳,七神之宿具现。

  在和韩信的初次交锋中,由于对天机殿的实力估计不足,加上流光这个变数,致使禁卫军损失了不少人手。攻下吴县后,龙且从十万楚军中挑选高手补入禁卫军,扩充至满编,日夜操练,眼下人数高达五百。只有献祭五百人的本源意志凝结而成的七神之宿,才是真正的完美形态。在外形上,要比上次小的多,只有五丈多高,宽不过三丈,却更加的厚重。古朴的纹理星罗密布,氤氲弥漫其上,带着某种远古的气息,仿佛来自魔神对献祭的回应。

  七神之宿朝龙且掌心方向汇聚,却没有再度拼接,而是一层覆一层,层层叠加。一连串沉闷的重物坠地声,七神合一,盾成!

  夜遥饶有兴味的望着他:“倒有些门道。”

  一尊巨大的魔神虚影在他的身后缓缓站了起来,一道道燃烧的战意从禁卫军方阵中升出,投入魔神虚影,虚影慢慢凝实,越来越高大,几乎和高空中的夜遥平视。魔神向前跨出一步,右手向后高举,手指虚张,掌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黑色细线。黑气升腾,黑线不断加粗,化作一支数丈长的巨戈。一声怒吼,向夜遥掷去。

  龙且大吼一声:“矛!”

  魂锁联结下,龙且的意志就是全体禁卫的意志,如臂使指,五百支长矛激射而出,像张开了一面闪烁着寒光的网。他很想将玄武盾一齐推出,构成绝杀之势。然而,作为禁卫军首领,项王的安危始终都是摆在第一位的。他不能冒险,除非这一轮试探攻击能够伤到对手,希望徐师不要让人失望。

  与此同时,虚空中一阵扭曲,夜遥瀑布般的秀发拂动中出现了一丝不自然的迟滞。一只从她身侧掠过的飞鸟,忽然如同深陷泥潭,不管它如何拼命挣扎试图震动翅膀,却好似镶嵌在空中,移动不了半分。

  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爰有奇器,自生万象......困阵启!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徐福,原来你还没死。”

  没人回应。徐福亲历过那场大战,正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这女人发起疯来,杀化神境高手来如同切鸡屠狗,他这点斤两还不够她一根手指的,哪里还敢出来送死。光是被她道破行藏,就够他心惊肉跳好几年的了。

  夜遥动了,若柳扶风划过一道玄妙的曲线,宛如一种玄之又玄的法,仿佛亘古不灭的永恒。一阵空间波纹荡漾,犹如涟漪拂乱了湖面,朝着四面八方漫延开来,顷刻间笼罩了整个战场。墟成!

  这一处空间自成天地,独立存在,游离于世界之外。墟间之内,她就是唯一的主宰,掌管一切的神祗。

  黑色巨戈裹挟着旷世无匹的贯穿力,撕裂空间,狂躁的劲风带起了她的秀发恣意飞扬,龙且紧张的握住了拳头。巨戈在她面前一尺处突兀地顿住,戈身上散发着的恐怖毁灭意志瞬间枯萎,再不能寸进。长矛蜂拥而至,诡异的静止在她身前,如同一面闪闪发光的墙。夜遥轻舒皓腕,纤纤玉指点在巨戈上,留下一颗冰晶。冰雪漫延生长,须臾覆满戈身,冰雪越过虚空,将五百长矛染成了白色。若柳扶风轻轻一挥,巨戈、长矛化为白色粉末,噗噗掉落,宛若初春盛开的雪。

  空气中一松,鸟儿如蒙大赦,扑扇着翅膀惶恐的逃去。箭一般冲出了涟漪尽头,却从另外一头穿了回来。

  龙且眸中闪过绝望,嘶声道:“合道境,快保护项王离开!”

  项羽单膝跪地,一股沛然莫御的大力将他死死的按在地上。

  项梁连声呼喊:“虞姑娘,快带羽儿走!”暮然回首,伊人早已不见踪影。项梁失魂落魄,喃喃道:“大难临头,各奔前程吗……”

  机械蜘蛛的视频信号中断了。叶风摘下眼镜,入目处,一个明亮的半球体,将整座县衙倒扣其中。光线接触到半球体时发生了某种混乱的反射现象,在它的表面镀上了一层古怪的膜。如果高柏霖有幸带着地下基地实验室进入半球体,就会发现这片区域范围内的宇宙常数发生了改变。引力场方程产生背离,光速也不再是29.98m/s,而是27.31m/s。这是暗能量的某种极致运用造成的后果。

  此时县衙门前围满了闻讯赶来的楚军士卒,一名小校高声呼喝着维持秩序。突然发生的一切,显然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小心翼翼的用长剑刺入光膜,剑身没有触碰到任何实体,毫无阻滞地透了过去,又完整无缺的抽了回来。他试探着将一只脚伸了进去,没有感觉到疼痛或是其他异样,壮起胆子走进光膜。移形换影,他揉了揉眼睛,辨认出眼前的景物,还是在县衙外,却是县衙的后门。

  猛然回头,半球体赫然就在他身后。

  未完待续

微信号:

zhiyuezhe

至乐者

至乐无声,而天下

之民和。

历史,文化,

电影,小説。

敬请关注!



请在对话框输入苍茫纪元或点击导航阅读其他章节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