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公务员考试培训联盟

女人一辈子要经历过几个男人,才算值!(太精辟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上方 年华小说 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1
第1章 变故

初秋的天已有了些凉意,但这天气丝毫没有影响辛家的大宅。

大门敞开着,无边的夜色似乎也止于此处,一进门便是流光溢彩的灯光,目之所及,人影窜动,人们手中握着的高脚杯反射着灯光,更显出这个夜晚的热闹来。

辛家唯一的小公主十六岁生日,这场宴会在B市,几乎人尽皆知。

受邀而来的或是辛家的亲戚,或是合作伙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歆儿!”

远远地听到一声喊声,辛歆终于停下了与伙伴的嬉闹。张淑慧穿着华丽的晚礼服,快步走了过来。

“看你,都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一头一脸的汗。别玩了,马上切蛋糕了。”

即将十六岁的辛歆乖巧地点点头,接过张淑慧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汗,转身时,已经变回了那个端庄大方的千金大小姐。

“辛小姐看来是继承了妈妈的美貌啊,这才十六岁,已经是个大美女啦!”

“就是就是,我可看着呢,辛歆啊,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

不绝于耳的赞美声,辛歆始终保持礼貌的微笑。辛家生意做得大,似乎从出生以来,辛歆就被这样的环境包围了。她如同一只孔雀,始终生活在万众瞩目之下。

站在蛋糕前,正要接过张淑慧递过来的刀,门口处突然传来了骚乱。

“辛毅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辛歆微微皱眉,随着人们的视线一同看了过去。

来人是一对母女,穿着普通,却难掩脸上兴奋之色。辛歆眼角的余光看到,站在她身边的爸爸辛毅明变了脸色。

见没人拦着她了,那女人带着小女孩快步走了过来,辛歆的视线自然而然与那小女孩对上,却见对方眼中闪过一抹愤恨之色。

辛毅明低声喝道:“你疯了么!你来做什么?”

不同于辛毅明想要息事宁人的做法,陈小心,与她的名字不同,她特意挑了这个日子来,是故意要将事情闹大。

她满脸得意地对辛毅明说:“哼,我要是不来,你还被蒙在鼓里呢!便宜爸爸当得开心么?”

“什么意思呀?”

“就是,这女人谁啊。”

辛毅明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张淑慧拉了拉她的袖子,皱着眉问道:“毅明,这究竟怎么回事?”

辛毅明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小心鄙夷地对她说道:“张淑慧,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装吗?你自己生的女儿,你不知道是谁的?”

“你闭嘴!”辛毅明吼道。

陈小心脸上的神色更为得意,她飞快地将手中一直捏着的纸扬了起来,对着一旁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大声喊道:“大家看看,这DNA报告上可写得清清楚楚,辛歆根本不是辛家的女儿,辛家真正的公主,是我的女儿,辛檬!”

看着那女孩挑衅的眼神,辛歆脸上浮现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已经十六岁了,自然能毫不费力地理解这些话。

张淑慧的反应却比她激烈得多,她猛地夺过那张报告纸,因着辛歆名字的那一张,赫然列着证据证明陈小心的话。

“你说谎,这根本就是你伪造的!陈叔,给我把人赶出去,赶出去!”

陈小心哈哈笑了两声。

“张淑慧,你别告诉我,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初跟你洞房花烛的人是谁!”

辛毅明脸色铁青地看着陈小心,那两页报告纸已经被宾客传阅开去,他即便有心阻止,也没有办法。

“毅明,你别相信她,这个疯子究竟是谁,她说辛檬,辛檬又是谁?为什么她说辛檬是你的女儿,你说话啊!”

刚才还议论纷纷的大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辛毅明脸上。

辛歆,辛檬,辛毅明,张淑慧。

事情闹到这一步,陈小心已经胜券在握。她颇为骄傲地摸了摸辛檬的头,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语调慢悠悠地说:“你们都不敢说,那就我来说。有些事情啊,总不能瞒一辈子的呀。”

接下来的时间里,辛歆惨白着一张脸,听着陈小心说完了当年的“真相”。

当年轰动B市的那场婚礼,张淑慧风光出嫁。

辛毅明美人事业两得,颇为春风得意,席间一不小心就喝多了。

婚礼是在酒店办的,张淑慧在房中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新郎,谁知后来等来的,根本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丈夫,而是同样喝醉了的辛家的合作伙伴,李森。

“毅明那晚就是进了我的房间。虽说是喝醉了,但我和毅明第二天可是亲眼看见李森从你房里出来的。毅明丢不起这人,所以和李森私下和解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总不能一直让这野种留在辛家,真正的公主却流落在外吧?”

陈小心最后一句话收尾,张淑慧眼眶已经红了大半。

她死死地盯着辛毅明,拼命忍住泪意,一字一句地说:“毅明,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辛毅明铁青着脸,没有说一句话。

“说啊!”这一句,已经是吼出声的了。

辛毅明终于开了口,眼中也有一些红,“是真的,都是真的!我已经受够了,十六年了,老子帮别人养了十六年的女儿!我喝醉了,你当时也喝醉了吗!你这个蠢女人,连进来的是不是你老公都不知道吗!”

“所以呢,你就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辛歆满脸惊恐,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她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张淑慧的裙子,小小声地喊道:“妈……”

“别叫我妈!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孽种!”

辛歆被张淑慧猛然的动作甩到了地上,愣愣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还是她向来从容端庄的妈妈吗?

见张淑慧手上还拿着切蛋糕的刀,辛毅明深呼吸了一下,伸手就想去拿下来。谁知,不动还好,见他接近,张淑慧疯了一般地挥舞着手中的刀,伴随着辛毅明短暂的一声低叫,辛歆惊恐地看到,辛毅明的手臂破了个口子,血迅速地涌了出来。

“杀人啦!”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广播里传来了即将降落的通知,辛歆不自觉抱了抱手臂,这才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凉透了。

窗外,就是阔别十年的B市。

她已经离开这里整整十年,可惜有的事情像是刻在了骨子里,就如同那场生日宴,明明已经被她尘封在记忆里,但只消靠近这片土地,就会不受控制地冒出来,迅速占领她的整个回忆。

这真是不堪的回忆。

辛歆摇了摇头,从座位上起身时,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静从容。

一手推着拉杆箱,另一个手臂上挂着一件薄外套,辛歆慢悠悠地往出口走。

时隔十年,这座城市不知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她一边想着,一边穿过人潮。一旁多的是来接机的,好像只有她是孑然一身。不过这也没什么,十五岁出国到现在,自己早已习惯了什么都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面无表情地转过一个转弯口,熙熙攘攘的大厅内人比刚才更多。

“辛歆!”

一声不算熟悉的女声。

辛歆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对上了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虽然时隔多年,眉眼之间还是有些相像。

辛檬。


2
第2章 冲突

辛歆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她,轻轻抿着嘴,不发一言。

对视的一瞬,辛檬的眼中就闪过一抹妒色。

早就听说她去国外念书了,十年没见,辛檬不愿却不得不承认,她出落得更漂亮了。

脸上只化了淡妆,立体的五官每一样单拿出来都是美妙的风景,拼凑在一起更是美得惊心动魄,是个扔到人堆里也能轻易辨别的长相。身材高挑有致,一身修身的连衣裙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

辛歆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如同看待一个陌生人,不带一丝一毫感情。

一旁的男友语气里有忍不住的好奇:“这位美女是谁呀?她也姓辛?你们是姐妹吗?”

辛檬的脸色黑了几分。

这个该死的男人,两人才从海岛如胶似漆地玩了一趟回来,狗改不了吃屎,一见美女就眼热。

她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她呀?她可不是我妹妹,她只是一个野种罢了。”

辛歆眸色一冷。

她对辛檬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年前。这十年来她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从来没有回来过。倒是真的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了她。她盯着辛檬的烈焰红唇看了一会,面无表情地说:“没想到你现在是这种画风。”

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话,辛歆清楚地看到,辛檬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这也不怪她,这些年自己在外面独来独往惯了,自然而然就养成了独立的性格。她不喜欢废话,但也不畏惧口舌之争。

一旁的男人猥琐地上下打量辛歆,见两人言语之间似乎有些不愉快,积极地走上前当起了和事老:“两位都是美女,何必这么针锋相对呢,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辛歆只看了他一眼,就厌恶地收回了目光。这样的狂蜂浪蝶,她早已经免疫了。不过……她重新看着辛檬,她这样轻浮的妆容,和她的品味倒是相符。

“你这是什么眼神!”辛檬像是被这眼神刺到了,几乎有些气急败坏。

辛歆却不愿再与她纠缠,拖了箱子转头就走。

她就这么走,某些人自然是不甘心的。

还没走出两步,身前就伸出了一只手。辛檬带着她独有的嘲讽笑容对辛歆说:“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这么没教养。不过也是,想必也没有人教你什么叫做教养。”

这话成功地让辛歆再次停住了脚步,盯着她,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看出来了,这女人就是来找茬的。

“那么有教养的辛檬小姐,请问你还有何贵干?”

“呵。”辛檬一转头,就看到了自己男朋友看着辛歆近乎痴迷的眼神。她已经怒火中烧,脸上却是无可挑剔的微笑,“好歹我比你大了一岁,我想我有必要教教你,什么叫做礼貌。”

那厢,辛歆已经有些耐心不足。

她这次回来是因为伯父顾天成在登山途中遇险,昏迷不醒已经有半年。顾墨深一直到现在才告诉她,她一听说消息就赶了回来。

毕竟当年出事后,顾家几乎成了唯一与她亲近的人,但也只是相对。

她特意回来,绝不是为了和辛檬纠缠的。

如果可以,她永远都不想再见到辛家的人。

她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正是这样的神情,让辛檬恨不能撕碎她的面具。

辛檬有些恶意地一笑,绕着她走了一圈,“啧啧啧,一身名牌,看来你这几年在国外过得不错啊,其实换个爸爸也不错是吧?我听说,李家可是给了你不少钱。”

“你到底想说什么?”

辛檬摆摆手,“别急呀,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不得好好叙叙旧么?”

“Sorry,我没兴趣。”

“哟,果然是在国外见过大世面的人,一出口都是洋文呢,人家听不懂啦。”

辛檬刻意发嗲的语气带着明显的嘲弄,辛歆再也不能忍受,绕过她,转身就走。

“你不是想知道她是谁吗?她呀,不但是个野种,还是个杀人犯生的野种!”

辛歆猛地停住。

再好的修养在此刻也无济于事,她倏地回头,盯着辛檬问道:“你说什么?”

看到身旁男友明显惊讶的神情,辛檬眼中的笑意更浓,“我说错了吗?你不是个野种吗?你妈……不是个杀人犯么?”

“啪!”

辛歆盯着满脸不可置信捂着脸的辛檬,一字一句地说:“看来你也没学好什么叫教养,这一巴掌,就当我替你爸妈管教你的,不谢。”

“你竟敢打我!我爸都没打过我!”

辛檬瞬间变成了一个疯子,猛地挥出了巴掌,想要讨回来。可惜巴掌还没近辛歆的身,手腕就被人握住了。

辛歆狠狠地甩开了她的手,“所以你更需要教训,不是么?”随后,冷漠地将她推向了她的男朋友,恢复了面无表情,“管好你女朋友,疯狗不要随便放出来咬人。”

那男人下意识地抱住了辛檬,立刻被她狠狠一推,“你到底帮谁?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是么?杀人犯的女儿你也敢要?不怕她哪天疯了杀了你么?”

那男人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下一瞬,辛檬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又挨了火辣辣的一下。她惊得眼眶都红了。

“你……”她指着辛歆,对方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神色比先前更冷,“我说了,疯狗不要随便出来咬人。”

辛檬彻底陷入了癫狂,不顾自己还穿着紧身的包臀裙,冲上去就扯辛歆的头发。

辛歆自然也没有相让,两人很快打成了一团,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最终,三个人都被机场保安带走了。

辛歆与辛檬各自坐在小房间的两头,辛檬的男朋友正跟警察交涉。但是没有用,他们三个人是以扰乱公共安全秩序被机场的保安送过来的,无论身份多尊贵,也要等人来保释。

辛歆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她实在是没法想象今天自己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人大打出手。果然,无论过了多少年,自己都不可能真正放下。

等了有些时候,门口突然进来一个人。

辛檬惊喜地站起来,却在看清那人的脸之后又露出了标志性的嘲讽笑容。

“哟,这不是顾家公子么。了不起啊辛歆,跟你那个妈一样,什么人都勾搭得上。”

辛檬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她跟顾默涵从未打过交道,对方自然不会是为了自己来的。

辛歆闻言抬头,果真是顾默涵。

他显然是从公司匆匆赶过来,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就这么站在那里,一眼就瞧见了她。

“没事吧?”顾默涵俊朗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关心。

辛歆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摇了摇头,“没事。”

律师很快办妥了手续,没人再管辛檬气急败坏的冷言冷语,与律师告别后,顾默涵将辛歆的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并体贴地为她拉开了车门。

说起来也有许久未见了,辛歆看着他发动车子,有些无奈地笑了一笑,“对不起,麻烦你了。”

顾默涵侧过脸去看了她一眼,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随后便看向了窗外。

她还是这样疏离。

他眸色一黯,没说什么,径直开回了家。


3
第3章 真相

才下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就遇到了这么大动肝火的一场冲突,辛歆几乎倒头就睡。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这一觉睡得意外的踏实。醒来的时候有些渴,辛歆开了门下楼,准备找点水喝,一眼就看到了客厅坐着的顾默涵。

他换了身家居服,坐在沙发上,长腿随意舒展,认真看电视的眉眼,俊朗得有点动人。

辛歆这才反应过来,天色竟然已经黑了。

顾默涵听到了声音,转过头来。难得见她这样呆呆的样子,比平日的凌厉要让人觉得亲近得多。

长腿一迈,再回来的时候,手中端了一杯水。“渴了吧?”

辛歆下意识地接过,轻声说了声谢谢,坐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

沉默片刻,顾默涵问道:“明天要不要先去看看你妈妈?”

辛歆脸上露出了难堪的神色,无可避免地,想起了那场生日宴的后续。

张淑慧那一刀割破了辛毅明的手臂,一旁看热闹的人里,终于有人将崩溃的张淑慧控制住,耐心安抚。

谁也没有想到,陈小心竟然报了警。

故意伤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令辛歆心寒的是,对陈小心的指控,辛毅明竟然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妈妈出事以后,是顾家,声称张淑慧曾经留了一笔钱在他们家,足够供她出国读书。或许正是因为怀疑这根本就是顾天成善意的谎言,她才对这一家人更加难以亲近。

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她害怕接受这样的善意。

这十年来,她再也没有回过这里,多少次想去狱中看看那个生养自己的人,但每次都止步于张淑慧气急之下吼出的那一句——

她亲爱的妈妈,在得知真相以后,喊她孽种。

辛歆抿着唇,摇了摇头。

顾天成了然地点点头,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下,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扣着膝盖。电视上播放着纪录片,宽敞的大宅子里安静得有些尴尬。

纵然辛歆是个不怕尴尬的人,此刻也觉出了一点不自在。

她无意识地摸着杯壁,开口问:“顾伯伯怎么样?”

顾默涵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没有醒过来。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请了最好的保姆照顾他,不忙的时候我也会去看他。你如果休息好了,明天我就带你去医院看看。”

辛歆点点头,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电视屏幕倏地灭了。

她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顾默涵,正对上他有些深意的眼。

那样黑的一双眼睛,像是能看透一切藏在心底的阴暗。

辛歆又喝了一口水,就听顾默涵问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想你需要知道一些事情。”

辛歆愕然抬头,顾默涵一探身,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牛皮纸袋递了过来。

辛歆没有打开。她一贯以冷静武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迷茫。

拜当年陈小心那两份DNA报告所赐,她到现在都有些畏惧这些东西。

“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吧。”

顾默涵点了点头,定定地看着她,说:“辛檬大你一岁。”

辛歆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地看向了顾默涵。

“我找人查过了,李森那晚,是被人有意送错房间的。那个牛皮袋里,”他指了指辛歆手中的牛皮袋,“有你和李森的DNA报告。忘了告诉你,李森在前不久出车祸去世了,弄到他的头发,不大容易。”

辛歆对顾默涵了解不多,但凭他能在顾伯伯出事后顺利接管顾氏这么大个企业来说,她觉得他不会做无用功。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终于伸手解开了牛皮纸袋的绑带。

里面有薄薄的几张纸,她不确定地看了顾默涵一眼,在得到对方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抽出了那一沓纸。

除了一份DNA报告,里面还有几张照片,颜色有些泛黄,显然是很多年前的作品。

只看了一眼,辛歆就皱起了眉。

照片上的人面目虽然有些陌生,但还是能辨别出来,那是年轻时候的陈小心和辛毅明。

或坐或站,陈小心的手一直被辛毅明牵着。

每张照片的背后都有日期,她盯着那行小字看了一眼,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在我爸妈结婚之前就在一起了?”

顾默涵不置可否,示意她看那份检测报告。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她和李森,可以排除父女关系。

这份和十年前的那份,必然有一份是假的。但是辛歆几乎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顾默涵。他根本没有骗自己的必要。

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她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手抖得不像样,嘴唇轻轻开合,却说不出话。

顾默涵却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

“据我所知,锦贸世纪股份有限公司原本是你外公一手创建的。那时辛毅明是你外公最得力的助手,他和你妈妈的婚事,当年轰动了整个B市。”

“你的意思是……我爸爸……辛毅明,他当年是为了锦贸才娶了我妈妈,而所谓的洞房夜走错房间,根本就是个阴谋,而陈小心和辛毅明,也早在他们结婚之前就在一起,并有了孩子。”

顾默涵眼中多了几分心疼。

她还是这么聪明,一点就透。

“可是辛毅明为什么要策划这样的事……他明明已经得到了公司,不,不对,我不是李森的女儿,那晚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一切都是陈小心的阴谋!”

她难得有这样激动的时候。

十五岁是辛歆人生的一个分界点。在此之前,她是风光无限的辛家小公主,在此之后,她却如同丧家之犬,十年止步海外,从不敢回来。

她痛苦了这么多年,痛苦到怀疑自己的出生就是个错误,怀疑自己真的是母亲的一个耻辱。

可是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

辛毅明知道么?

她有些嘲讽地摇了摇头,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当年的事故被陈小心污蔑成蓄意伤人,他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他辛毅明为的,恐怕一直都只是锦贸。

见她整个人都在轻轻地颤抖,顾默涵走上前,在她面前蹲下来,握住了她的手。

辛歆如同一个失了感官的娃娃,愣愣地看着顾默涵,喃喃道:“我该怎么办?我怎么能让他们这样逍遥地活着,我的妈妈却至今还在狱中,我不甘心……”

“我帮你。”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辛歆的视线重新汇聚。她愣愣地重复:“帮我?”

顾默涵点了点头。

“跟我结婚。”

辛歆睁大了眼。

与此同时,辛家。

辛檬刚进门就怒气冲冲地坐到了沙发上。

陈小心脸色也不大好看,刚刚接到电话她就匆匆赶去了派出所,辛檬这些年玩得开,但是从来也没有闹得这么大过。因为觉得丢人,她听了个大概,匆匆把人保释出来,到这会才想起来兴师问罪。

她没有给辛檬喘气的时间,上前拉住她的胳膊,“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要让你爸爸知道了,该多生气啊!”

辛檬越想越气,当年那场闹剧之后,自己跟着妈妈成功入主辛家,彻底摆脱了十六岁以前穷困潦倒的生活。她本以为自己是胜者,没想到还会有重逢的一天,自己还弄得这么狼狈。

“妈,是辛歆回来了!她从国外留学回来了,刚回来就打了我!”

“什么!”陈小心惊得坐起,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作为始作俑者,她一直密切关注着辛歆的动态。

好在,张淑慧顺利进了监狱,辛歆在此后也远赴海外,她坐稳了辛家主母的位子,以为便可高枕无忧了,谁想到,辛歆竟然回来了。

“你说说清楚,她为什么打你!”

辛檬添油加醋地将事情说了一番,陈小心气得脸都扭曲,“这小贱人,反了她了还。不过没事,李家这两年势头渐弱,李森又出车祸死了,她要是想找李家这个靠山,怕是要失望。”

她瞟了辛檬一眼,猛地伸出手指戳了她一下,“没用的东西,妈这些年教你的礼仪都喂狗了吗?她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就不能忍耐些?把事情闹得这么难看,这要是传出去,我和你爸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辛檬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妈!是她先动手打得我!你是不是我妈!”说完,拿起包,气冲冲地就上了楼。

客厅只剩下陈小心一个人,拿起桌上的杯子来喝水,手不自禁地微微发抖,用了些力气才握紧了杯子。

她,回来了。

陈小心还不知道的是,辛歆从头至尾就没想过投靠李家。如今她背后的,是顾家。


4
第4章 开始

顾默涵,28岁,天成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现任董事长。这些年天成的触角已经渐渐伸到了国外,辛歆虽然没有回国,却也是知道,顾家的势力有多大。

而她呢,辛家弃女,母亲因故意伤人被关入狱中,自己也背负着野种的名声远远逃到国外,一直到现在才回来。

怎么看,都觉得是自己高攀了。

她疑惑地看着专心开车的顾默涵,始终觉得有些不妥。

车子停在一个红绿灯路口,顾默涵似笑非笑地转过头来看她,“怎么,经过这一个晚上,突然觉得爱上我了?”

辛歆一愣,倒是觉得有些惊奇,他竟然也有这样赖皮的一面。

车子重新启动,顾默涵又将头转了回去。辛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侧脸,即便是她对男色从来不感兴趣,也不得不承认,顾默涵实在是长得很好看。或许是这样的目光太过直白,顾默涵那薄薄的嘴唇再一次抿了起来。

他今天似乎心情很好,连带着开玩笑的次数也变多了。

“喂,我脸有点烫。”

辛歆不明所以,长久在国外居住,她不是很习惯如今的纯中文环境。

顾默涵忙里偷闲转头看了她一眼,“你再看下去,我的脸就要被你烧出一个洞来了。”

辛歆这回算是听懂了,忙不迭地把脸转过去,耳边是顾默涵沉沉的笑声,她装作看风景的样子认真看着窗外,没来由地觉得耳根有些发烫。

说起来,她与顾默涵倒也不是不熟悉。

自己不肯回国,但是会不定时地向顾伯伯问好。虽然她一再强调,自己平日做兼职赚的钱已经足够开销,但顾天成总是不放心。

而每次负责送钱的,就是顾默涵。

或者是打在卡上,或者是亲自送过去。他似乎总是很忙,时不时地就要飞一趟美国。

那些年里她整个人都活得太过压抑,对待身边的人也总是客气疏离,因此她总觉得,顾默涵是属于恩人一类的范畴,从没有过把他当做朋友的想法。

没想到最后,竟然是顾默涵不遗余力地帮她查出了真相,还主动提出帮她……以这样的形式。

辛歆想得入迷,突然发现前面就是民政局门口了。“怎么这么多人?”

从透明的玻璃看进去,里面人头攒动,热热闹闹。

顾默涵勾起了一侧唇角,看了她一眼,“今天日子特殊。”

辛歆不明所以地跟着他下了车,加入了登记的队伍中。

在今日之前,辛歆从未想过考虑过婚姻。辛毅明和张淑慧的婚姻让她绝望,她从小见证了辛毅明对她和张淑慧无微不至的好,却也亲眼见证了出事后辛毅明冷漠的脸。

警察问起事发经过时,他不过消极地应和几声,简单地结束了这一场询问,轻而易举又毫不留情地,将妈妈亲手送进了监狱。

大厅里多的是浓情蜜意的情侣,她好像终于弄懂顾默涵所说的“特殊的日子”是什么意思了。

520,我爱你。

她嘲讽一笑,感觉有人从身边擦过,刚要避开,却见身侧横过一只手,侧脸看过去,是一身西装的顾默涵,挡开了那道撞过来的莽撞身影。

“谢谢。”

顾默涵笑笑,没有说话。

但某个小女人似乎心事重重,从昨晚他直截了当求婚开始,到今天出门,她似乎一直是这个状态。

顾默涵静静等着她开口。

果不其然,辛歆有些犹豫地问:“这么贸然跟我结婚……为什么呢?”

话音刚落,就看着顾默涵沉沉地笑开。

他今天似乎格外爱笑。

“因为我喜欢你很多年,这个解释,你接不接受?”

辛歆不自觉地想起了这个特殊的日子,心中某处一动,但她实在是不敢想,她不是那些满心粉红色泡泡的小女生。硬生生地,她将那想法压了下去,唇角勾出了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默涵,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见她一秒变回那个一本正经的样子,顾默涵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也收起了笑。

昨晚辛歆就接受了这个提议,前提是,两人对外不公布关系,平时还是以朋友相处。最最煎熬的一条,如果十年后,辛歆还是不爱他,自己要同意离婚。

“因为帮你拿回锦贸,对天成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辛歆,我是商人。”

因为是商人,所以永远追求利益最大化。

这个解释,辛歆接受。

她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既是如此,这就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商业联姻,她不必有任何愧疚。

她的神色又变得轻松起来,点了点头,“好,不过,还是谢谢你。”

登记完,顾默涵就带她去了公司。

一路从门口进去,一直到进了电梯,来来往往的人见了他们都忍不住多看了辛歆几眼。

这些年,除了谈合作的商业伙伴,可从来没见董事长带过女人来公司。

这位美女,可是第一个。

一路坐着电梯到了顶层,电梯门才开,对面就站了个人,长相乖巧,看到辛歆的时候明显一愣,但随即就收起了疑惑。

“董事长。”

顾默涵点了点头,对辛歆介绍道:“这是我的秘书,薛音音。这位……”他又转向薛音音,似乎是在斟酌用什么身份来介绍她。

辛歆主动伸出手去,“你好,我是顾默涵的妹妹,辛歆。”

妹妹?辛歆见薛音音飞快地瞥了一眼顾默涵,随即对自己伸出手,露出了友好的笑。

“你好,辛小姐喝咖啡还是茶?我帮你们送进去。”

辛歆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她没有过感情经历,不代表她情商低。这薛音音的司马昭之心,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两人在办公室里坐了片刻,就有人在外面敲门。

“董事长,你找我。”

来人是人事处的林处长,一番寒暄过后,顾默涵直接点明了主题。

“林处长,这是辛歆,刚从耶鲁大学商学院毕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公司的销售总监一职目前还空着,之前的招聘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能做到人事科科长一职,自然是个人精。林处长看了辛歆一眼,立刻回答:“面试了几个,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辛小姐是耶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啊,失敬失敬。”

辛歆不是很会处理这种复杂的关系,求助般地看向了顾默涵。

顾默涵笑了笑,说:“林处长,既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不如面试一下辛歆吧。不必顾及我的面子,你照流程来。辛歆,你明天准备一份简历带过来,给林处长审核。”

辛歆点了点头,林处长忙不迭地应了下来,回去继续忙了。

开玩笑,董事长钦点的人,他敢拦着?

第二天,辛歆果真投了一份简历。

林处长当着办公室众人的面看简历,认认真真地将她夸了一通。天成虽然是大企业,但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还是很有分量的。众人听他这么提起,都有些惊奇。

表面功夫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就是面试。

辛歆是个实干型人才,林处长准备的问题对她而言基本不算什么,不要说是打过招呼的,即便她硬碰硬地来面试,也是一点风险都没有的。

没有经历什么波澜,辛歆顺利进入了天成。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请【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举报 | 1楼 回复